闪电站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529|回复: 0

美国老队长Fear的十年DOTA之路:Life Sucks, We play Doto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13 19: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闪电站小猪 于 2015-8-13 19:22 编辑

原文作者是Air_Mu,不是闪电站小猪写的,特此声明!

Maybe,Sumail,本届TI邀请赛是新星闪耀的一届TI,而当我们感叹老将迟暮,行将退役的时候,28的Fear给我们好好上了一课。

PTA

2015年8月9日的晚上,在数万名观众和TobiWan的叫喊声中,CDED的队员们打出了他们这次传奇之旅中最后一个GG。EG成为了世界冠军,PPD跳了起来摔掉耳机试图和Aui来一个high five,改成给了彻底迷失的后者一拳后转身和Universe拥抱。坐在边上的Fear站起,把耳机摘下放在桌上,带着终于下班了的表情走向队友们。

我们很难理解为何这位被称作OLD MAN的人在赢得最高荣誉和六百多万美元的奖金后会如此波澜不惊,对于DOTA,他确实太老了。



Old Times

现代DOTA源于2005年,Fear从那时起就已经在玩了,他带领着一支叫“PluG Pullers Inc”的战队,在2006年他们得到了compLexity的赞助,期间取得了成功,Fear擅长许多英雄,在迅速发展的DOTA社群中成名。

彼时是DOTA的20~30年代,现在被提起时常常会听到剑盾一词--不朽通过板甲+斗篷加上昂贵的卷轴合成,可以复活三次;有些英雄的可选打法是把散件买齐然后同时合成圣剑和不朽出山。黑暗游侠的大招则是20%几率秒杀非英雄单位,这些与今天体系成熟的DOTA比起来差异巨大。

2007年2月6.41版本发布,解决了很多平衡性问题,剑盾成为历史.。下半年COL解散了DOTA部门,FEAR休息了一段时间。在2008年3月他加入了那时世界上最著名的队伍MYM---这个在DOTA乃至整个电子竞技历史上最具传奇性和争议的名字。FEAR和另一位北美大神MERLINI成为了队友。FEAR在MYM待了一年,赢得了许多比赛,然而那时的DOTA比赛奖金和赞助远不能和今日比,选手们去参赛的开销都是问题。MYM算是一支丹麦战队,在美国的FEAR和MELINI在和队伍的行程上有诸多问题。在那年最重要的ESWC2008上他们在半决赛输给了KS没能获得冠军。争夺三、四名的比赛里,MYM的对手叫做Evil Geniuses,FEAR操刀TB赢得胜利。

作为北美最早的游戏组织之一,EG的历史甚至比DOTA更久远,在1999年便成立CS战队,DOTA黄金年代中也有EG的名字但不算响亮。FEAR在MYM组织宣布破产的前几周离开了队伍找人组新队,最后他成为了EG的一员,这是FEAR和EG的首次交会。

在EG的初次旅程他们打进F4F#9的决赛,对手是由两代MYM成员组成的Kingdom。Fear使用女王中单对上Loda的SA和Maelk的SS,最终输掉了比赛。此时的DOTA版本已经进入50年代末期,中国势力在世界DOTA圈日渐壮大,版本更新带来的新英雄和玩法变化让DOTA持续进步。坏消息是几个抄袭者们也开始起势,而受限于老旧WAR3的DOTA前景让人担忧。好在同年10月,ICEFROG透露他已经成为VALVE的雇员,DOTA2这个概念第一次被人所知。

Valve无疑是世界上最适合接手DOTA的公司,甚至远动视暴雪更合适。但VALVE TIME也比著名暴雪跳票严重得多,直到2010年底DOTA2才被正式公布。这期间EG解散了DOTA分部,FEAR加入了Blight.int,很快变成了Nirvana.int。但他们的成绩对不上华丽的阵容,FEAR隐退了一段时间,期间还短暂出现在Lost.eu战队里。

Dota2 Rises

2010年10月13日,VALVE正式为世人揭开DOTA2的面纱。次年夏天又宣布将举行总奖金达160万美元的国际邀请赛,这在已陷入低潮的DOTA圈中无疑引发地震,在黄金年代重要的DOTA比赛冠军奖金能超过1万美元的都是极少数,有些算是挺成功的战队一年的奖金收入也只有几千美元。于是业内不少人甚至怀疑这是个骗局,直到NAVI在科隆捧杯后人们才意识到VALVE改变了规则,他们让游戏的职业选手们能够靠游戏过上优裕的生活。

Fear也参加了首届TI,作为OK.Nirvana.int的队长,带着当时还算是新人1437、pajkatt等人。Universe作为监督的角色也在OK队里。

第一届TI显得很匆忙,DOTA2刚内测不久,选手们大都准备不充分,比赛也得借着科隆游戏展在德国而不是西雅图举行。赛程很紧,除了胜负者组两场决赛和总决赛是之外都是BO1。比赛中FEAR打的是中单位置,他们在小组赛击败TYLOO和Nirvana.cn全胜获得头名,但之后在败者组意外的输了M5只拿到安慰性质的25000美元,但这已经比SMM2011的冠军奖金还要高了,这无疑给了赛后的FEAR决定打职业DOTA的信心。

第一届TI使EG开始重组DOTA分部,TI之后的十月,FEAR带着Pajkatt和Demon率先加入了EG。最后的正统MYM也终于解散,两位成员Misery和PlayMate加入队伍。满编之后DEMON成为中单FEAR开始打主C。EG开始了他们失败的东方之旅,在中国的两个月里参加了三次比赛战绩都很糟糕。

2012年初,回国之后Pajkatt决定离开EG追随同胞LODA,MYM的传奇队长Maelk加入,EG短暂的成为了MYM名副其实的继承者,随后MISERY离队,PlayMate大神宣布对游戏失去兴趣退役,EG找来Universe和Bluba备战TI2。

第二届TI由VALVE在自家总部所在的西雅图举办,音乐厅里的盛会比起上届要光鲜许多。但这一届的参赛队伍实力相差巨大,除了NAVI没有任何非中国的队伍能够战胜IG、LGD和DK。胜者组第一轮G2中FEAR操刀水人MAELK使用谜团,EG20分钟推平当届冠军一路赢了一场,可在G3同样是水人EG不敌,随后在败者组BO1输给了TF草草结束TI之旅。

Throw Age

失望的TI2之后,EG换掉了Universe和Bluba,找来COL的JEYO取代DEMON成为中单,队伍明显出了问题,Demon实力一流但家境优越对职业的态度并不严肃,变身成团队毒瘤,EG在比赛屡屡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举动葬送局面。"EG THROW"很快在DOTA社区里流行起来,甚至还有好事者做了一个网站whendidegthrowlast.com记录每一次EG TOROW;EG需要感谢后来SOLO做出更著名的“322”出现这句揶揄才渐渐淡出。这期间FEAR也莫名其妙的打起了辅助。2013年5月,Maelk名义上成为教练但实际隐退去JOINDOTA网站当分析员。

TI2之后,一支叫做"Potm Bottom"的队伍成立,Aui_2000是其中一员。他们表现不错,很快被Team Dignitas收编。随后刚离开EG不久的Universe加入,他们迅速取代了EG在北美DOTA圈的位置。初夏,VALVE公布TI3邀请,Dignitas和Liquid成为北美代表。EG竟然没有位置需要去打预选赛。那一年的预选赛似乎没有很强力的对手,然而EG让人大跌眼镜分别被ROS-KIS和MOUZ2:0横扫,在JOINDOTA的频道里,MAELK哭了。

时年已25岁的FEAR错过了最重要的比赛,很多人猜测他要离开了。TI3之后,Dignitas解散,EG宣布重组,换掉了DEMON把Universe招了回来。但新阵容的EG其实名存实亡,名单上的队员几乎没有聚在一起打过比赛。



SAD BOYS

2014年1月,就在人们以为FEAR将渐渐消失在DOTA圈的时候,他和Universe出现在一支有着奇怪名字的战队S A D B O Y S里。

TI3之后,一个仿DOTA游戏HON的职业玩家们开始纷纷转到DOTA2,PPD也是其中一员,他和以前的队友年刚满17岁的ZAI期初在一些二级比赛里厮混。他们结识了Universe和Fear于是组成了S A D B O Y S,队名包含着自嘲的恶意,队中第五人是Artzzey。

Artzzey在震惊世界的那一战前就已经是小有名气的中单选手,他曾帮S4做过的中单的训练。由于学业问题迟迟没有加入战队。TI3前几个月他终于加入KAIPI,但只待了几个月便离开完成高中学业。到了年底的MLG哥伦布锦标赛,SPEED.INT也就是后来的C9战队的BONE7因伤缺席,Artzzey替补出场,在中路轻松压制了那时世界的顶级中单MUSHI和DENDI。在决赛第二盘Artzzey使用伐木机中单对上黑鸟,前期支援上路一套三连获得三杀。俄语解说V1lat用浓重俄语口音大喊Too easy for Artzzey!自此2EZ4RTZ的梗便流传开来。

RTZ帮助SPEED.INT取胜,让队中的Aui_2000获得了第一个线下赛冠军。一直到Aui离开C9他们都没能再度登顶,EE带领着C9一直在玩着DOTA行为艺术,一年半内倒是得了几个亚军,社区里Aui也常常被人调戏打成Aui_[2]000。

SAD B O Y S成立后,第一件大事就是PPD成为了队长,我们不清楚细节,但FEAR立即把BP和指挥大权交由PPD,自己安心打主C,RTZ负责中单,PPD的谋略加上技艺日渐精湛的三号位Universe。S A D B O Y S立刻在二级联赛中取得了19连胜并在一个小型杯赛中碾压EMPIRE和LIQUID夺冠。

由于表现两眼,仅仅三个星期后,EG立刻宣布接管S A D B O Y S阵容重新激活DOTA2分部。3月份涅槃的EG在Monster Energy Invitational中战胜C9夺冠。这虽然只是怪兽能量饮料举办的一个中型邀请赛,但对FEAR意义不凡:DOTA最早的传奇终于赢得了自己第一个线下赛。

但这次的甜蜜又是短暂的,愚人节前几天FEAR告诉人们他的手部受伤需要两个月来治疗。他不能参加接下来几个比赛。EG临时找来mason作为替补,后者仅和RTZ在几个月前临时组队参加过一个小型比赛。但EG依旧表现不俗,在The Summit 1决赛中,PPD在最第五局大胆选出PA中单,用谜团和TH两个大招迎战TINY+IO组合,最终3:2力克DK夺冠。稍后的骇客神条挑战赛里3:0碾压NAVI捧杯,即使没有FEAR的EG也被认为是世界顶级强队之一。

然而FEAR之前的的伤情被低估了,他将再次错过TI。之前揶揄的SADBOY再度成为现实,此时已临近TI,邀请发出。换人已不可能,VALVE也不会允许,EG不得不接受临时代打的mason成为正式队员征战TI的事实。

第四届国际邀请赛,VALVE开始展现吸金天赋,大幅改进去年的观战指南模式,不愧是VALVE,赚钱的同时也回馈了游戏。全球玩家的热情让TI4总奖金超过了恐怖的1000万美元,这个当年为了1万美元冠军奖励的先驱们做梦也不会想到的数字。赛事的硬件也升级了,从音乐厅换到了当年超音速队的主场钥匙球馆,但VALVE只租到了3天场地的使用权。于是前两年的小组赛制也被改成16支队伍全体BO1混战,并在小组阶段淘汰掉一半的队伍。

去年决战紫禁之巅的NAVI和ALLIANCE都已衰败,NAVI勉强进了胜者组被C9尴尬的淘汰,A队彻底堕落几乎垫底。很快就变成了中国包围EG的场合,短板mason立刻暴露了,他的水平不足胜任一流队伍,事后更被爆出其MMR只有5000出头。败者组决赛里FEAR只能以教练的身份看着EG1:2败给VG,最后一局对方兵临城下RTZ出点金打ROSHAN一时间也成为笑柄。不过因为TI4夸张的奖池第三名拿到103万美元已经比头两届冠军还要高了。

The Kids Are not Alright

TI4之后FEAR伤愈归队,9月他们来到中国参加WEC,第一轮他们又被VG2:0送进败者组,TWITCH纷纷刷出”mason > Fear“的评论。然而在败者组EG大放异彩,2:0大破世界冠军NEWBEE,随后在败者组决赛里对VG复仇成功和C9会师,算是对TI4上的惨状做出小小回应。决赛里EG很轻松的扫掉C9夺得60万元,RTZ发了张图他们用箱子装着60万纸币带进酒店成为佳话,因为彼时有一些联赛组织拖欠工资的丑闻。

前三届TI获得一冠两亚的王朝战队NAVI在TI4上输得莫名其妙,队内也出现不和的流言,队中的两位DOTA传奇Kuroky和Puppey不愿忍受低潮而选择和队伍分道扬镳。他们和另一支华丽而失败的队伍Fnaitic的FLY、Notail再加上宿敌ALLIANCE的中单S4成立一支新军,由于迟迟不公布队名和内容造成的神秘感,巧合的是同时世界上最大的学习网PORNHUB又宣布将赞助一支DOTA2队伍。一个巨大的谣言产生了,直到现在Secret还被人称作黄网。事实上两者毫无关系。

回国之后EG继续高歌猛进,他们很快在SL第十赛季决赛中和Secret第一形态相会了。EG3:2力克对手再夺10万美元。可此役却为接下来的崩坏埋下了种子,PPY和KKY意识到现在的队伍阵容依旧不足。

11月底,EG再度3:1战胜C9取得了DREAMLEAGUE第二赛季冠军,这是SAD B O Y S阵容的最后一个冠军。接下来的The Summit 2他们只得第四名。随后凛冬将至,巨变开始了。

至今仍然没有切确的证据表明RTZ和ZAI离队的原因,较为公认的说法是RTZ和PPD有矛盾,一说是ZAI和PPD有矛盾。至于FEAR和RTZ矛盾的说法则显得荒谬,FEAR因为年纪、辈分和为人一直在队内扮演长者的角色。TI4的失败他没打,和RTZ在一起是战绩堪佳,胜利是不会让人分手的,这些裂痕的种子应该在TI4的时候就埋下了。

总之在2014年最后几天,RTZ和ZAI确定离队的消息传出,具体细节没有公布,社区里轰动了,议论纷纷,各种猜测不一,但人们都在为FEAR叹息:那么多年终于遇上美好的队伍和队友们却因手伤错过TI,复出后只拿了两三个冠军就要散了,巅峰近在咫尺却是海市辰楼。RTZ年少轻狂但确实有顶级实力,ZAI很低调却是更杰出的天才。这样的两人谁能代替?至少在当时FANS们意淫的各种可行方案里找不到能让EG实力不下降的。



新年伊始,消息泄露出来,EG、Secret和C9三支战队进行交换,RTZ和ZAI加入Secret,Notail被换进C9取代Aui_2000,后者则加入EG。题外话是被Secret踢掉的FLY没有放弃DOTA,之后和一群新人组成新一代COL并最终凭实力在美洲预选赛击碎BLACK的梦想进入TI。

EG得到顶替ZAI位置的Aui_2000,REDDIT广泛风评是为人谦逊,态度认真--”nice guy“。早在TI3的Dignitas时是打主C的,队伍散了后去和EE组队改为辅助,也有一身好本事和看家英雄,可能比不上ZAI年轻的天才但仍属同一档次。

那么EG的新中单呢?大部分人第一次听到了Sumail这个ID,这谁啊?Sumail当时是北美IH联赛NEL个人排行第一,表现抢眼,引起Artzzey和Universes的注意,在过去RTZ的直播中偶尔能看到他,而在职业圈他在ROOT战队里打过SatarLadder的预选赛。

很快Sumail引起关注,人们知道他是个年仅15岁的中单选手,巴基斯坦移民。FEAR失去了RTZ马上又得到了一位孩子,“NEW RTZ”的说法立刻传开来,不怀好意的人则说EG将要主打炸弹人因为绿色天赋;还有人感叹说,我们变得越来越老,而EG的中单却越来越年轻了。

Sumail太年轻,比起前一年的RTZ更不成熟.。这时D2L5决赛来了,新阵容的EG以赛代练,Sumail的正式比赛首秀并不成功,第一场就被中国新军LV2:0带走。虽然之后他们2:1战胜CDEC,但立刻被VP.P淘汰出局。质疑声扑面而来,把中单让这样的小孩真的行吗?但EG根本没时间反应,因为DAC马上就要来了。

亚洲邀请赛是VALVE在TI之外的另一个尝试,奖金赫然超过前三届TI,无疑是极重要的赛事。D2L失利两周之后EG便要启程前往上海。小组赛采用所有队伍互相BO1的形式,这给了EG大量练手的机会。PPD让Sumail在小组赛里用了5次蓝猫,全部获胜。EG小组赛最终取得11胜4负和另外两队并列第二,却没有受到太多关注,因为Secret太抢眼了。

RTZ和ZAI来到Secret后两人后队伍都产生了剧变。RTZ的中单任务分担给S4自己专职主C,得以尽情施展极限刷钱的能力。ZAI改打3号位更是如鱼得水,K神从C位退出安心和PPY辅助。全队至少在小组赛看上去所向披靡,一场未败。

然而secret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样天下无敌,改组后的VG实力强劲,在胜者组半决赛中两队第一局上演了一场76分钟的史诗大战,Secret在破掉三路的情况下被惊天翻盘,最终他们1:2不敌被打进败者组。之后的胜者组决赛EG面对VG,他们狼狈的输掉比赛,第二局更是选出古怪的德鲁伊阵容30分钟被打到崩溃GG。

败者组决赛是EG VS Secret,这是一场充满噱头的较量,但不被认为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Secret刚以2:1淘汰BG,EG则是被VG击溃,大部分人和赔率都认为EG没有胜算。第一局Secret莫名其妙的让RTZ用美杜莎中单Sumail的TK,结果可想而知。TK10分钟飞鞋之后EG开始掌握比赛,ZAI的蜘蛛领先了20多分钟的泡沫经济被一波打出原型。25分钟后比赛就失去悬念,RTZ的美杜莎从头被压到尾,分身后竟然买了BKB全场没有任何发挥就已GG。比起结果这一局更值得注意的是第一波兵时,FEAR打了一句:“gl son”,RTZ马上回复:“gl paps”。

第二局的BP很值得玩味,Fear操刀美杜莎似乎要对上一局尴尬的RTZ进行教学,然后讲课成功--Secret的局势不像上局那么窒息,但FEAR40分钟便领先RTZ火枪1万经济,50分钟三路告破。Secret在DAC高开低走被淘汰出局。

决赛EG二度对阵VG,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PPD睿智的BP让EG三局里都获得了阵容优势。前两局Sumail在中路分别使用TA和熊猫意外的被BLACK的SF、美杜莎压制。但Fear控制住了比赛,尤其第二盘的敌法,仅30分钟便领先美杜莎1万经济。EG握住了赛点。

第三局,Sumail拿到了蓝猫,VG知道自己的阵容中期难以对付他,前期进行了疯狂的GANK,7分钟Sumail死了5次。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Sumail在队友的帮助下硬生生的把本应崩盘的局面扳倒,他最后的数据是17-7。EG不可思议的3:0举起了代表冠军的圣剑,FEAR玩了快十年的DOTA终得硕果,REDDIT众打出AUI_1000并嘲弄EE,至于年仅15岁的Sumail,加入EG刚满一个月,和队友赢取了128万美元,与之相对的是七八年前他刚上小学时,DOTA的先驱们需要挤火车去参加网吧比赛。

Evil Geniuses

DAC之后为了照顾Sumail的学业,EG开始选择性的参加比赛。TI5之前的小半年里,他们只参加了4个在美国本土举行的比赛和ESL法兰克福。五月初6.84更新以后,几近沉沦的Secret终于展现统治力,在红牛擂台杯3:2几击败IG之后他们卷土重来,连续拿下三个大型比赛的冠军。EG错过了其中在中国举办的MDL,其余两次他们都和Secret在决赛中相遇,两次都是先赢一场然后连输三场。Secret立刻成为TI5呼声最高的队伍。

第五届国际邀请赛奖金更是达到了1800万美元,被认为是群雄逐鹿的一届结果大相庭径。EMIPRE来到西雅图一往如常的变成一支软弱的队伍,C9继续本色演出。一个月前还不可一世的Secret揭幕战就败给弱旅Fnatic,小组赛最后甚至输给MVP一局。正赛开始后曾经征服世界的S4忽然沉沦,除了比赛中的表现,他的BP也没有给队伍带来好处。Secret一度变成RTZ和ZAI两人在苦苦支撑,没有人想得到最终他们是被VP送出钥匙球馆。很快就和去年一模一样变成三支中国队伍包围EG。



胜者组决赛也像是去年的镜像,EG一溃千里,第二局更是20分钟打出GG,PPD最后一手选出大树像是交枪投降,目送着对手进入总决赛。

这一天的晚上,FEAR发了一条推:“Tomorrow is The day”。

EG没有让这一天变得阴霾,胜利真正属于队里的每一个人,队名对他们正是恰好的形容,这五位邪恶的天才:

Sumail的个人实力无疑已经是顶级,他几乎在中路压制了每一个对手,决赛第一局像是DAC最后一局的重演,蓝猫中路连死了三次经济仍比对面女王高。当众人走上舞台在一起捧起不朽面对大量闪光灯时Sumail依然戴着他的护颈,把手插进裤子口袋里,嘴里嚼着口香糖-----他有正当的理由这样做,每一个十几岁的小孩都有。

EG的成功离不开PPD的战术,而Aui_2000对比赛的影响则是战略性的,胜者组对EHOME第二场之后剩下的全部9局比赛里EG的对手都少了一个BAN人名额。还有之后的谜团和死灵龙,最后一天6局比赛里EG使用了3次天怒法师这个早已淡出主流的英雄,赛后PPD说出了理由:这是AUI最喜欢的英雄。DOTA之外的AUI也非常有趣,次日他在TWITTER上说:“Started from potm botm now we here”;看到的人一边不怀好意的笑着一边感叹。后面还有另一条推:“S4一直是我的最爱,这次我要把奖金拿去买一辆AUDI S4”。

Universes淘汰赛前几天的发挥有点低迷,决赛里他回来了,在那个注定会被反复提及的5人肉山跳大的背后是当天6局的4局发条闪。发条似乎是EG的标识,ZAI离开EG后一手发条亦是冠绝天下,连TI期间作为EG教练的Bluba也曾在TI3败者组用一手神奇的发条把LGD淘汰。决赛最激烈最为关键的第三盘,双方局势胶着,UniversesA杖最关键的一波里追逐战里放出了5个钩子,一波0换5胜局立刻明朗。 第四盘对手直接抢了发条才有了ES的登场。

PPD在一年的时间内赚了很多奖金,却依旧生活节俭,至今仍和朋友合租在一间小公寓里。有趣的是游戏里他最大的特色也就是穷,经济常年垫底,在AUI炸弹人那局中,EG全场窒息般的压制,其他4人占据经济前四名,PPD的白牛居然还是垫底。于是就有了"PPD操作很菜"的说法,事实是他一直是一个稳定合格的辅助,更是一个聪明的BP者,决赛中故意放出TS的事情已不必多言,PPD在英雄选择上还能充分发挥队友的优点,像AUI常常能玩到自己的几个招牌英雄。他没有FEAR的威望却是一个更好的团队指挥,虽然这可能导致了那一次分裂---在赢得DAC之后PPD发了一条推:“ONE LESS EGO ONE MORE CHAMPIONSHIP ”(少一点自负多一个冠军)。这句话和他那闷骚的风格无比贴切。

最后,Fear。THE OLD MAN、A SADBOY、GODFATHER。最有趣的是,玩这个游戏10年里最光荣的一天,FEAR开了一天的飞机,如果你关注DOTA2的世界观和英雄背景,就会知道这个开直升机的矮人是一个退休了的的老头却不得不出来教训惹到他的家伙们。在EG前有RTZ后有SUMAIL的情况下Fear常常被人说是抱年轻人躺赢云云,说起各队的顶级CARRY时也从不会想起FEAR。但在8月9日这一天,Fear毋庸置疑的CARRY住了全场,FARM、意识、瞬间反应、团战细节几乎无可挑剔。他是队伍的基石,没有他也就不会有这一支EG。在REDDIT社区里他与SUMAIL、RTZ两人之间的”父子”关系总是被津津乐道。我们无法知道这其中有多少笑谈的成分,但Sumail的Twitter头像一直是和Fear的合影,而RTZ的Twitch频道Bio亦是一张两人的图片,上面写着”Father and son“。虽然这图中RTZ的脑袋靠向Fear,望着摄像头一眼的柔情,GAY味十足。

而从《Free to Play》里我们得知Fear从小就没有父亲。或许正是如此,他就在队伍里就扮演这么一个角色。

Life Sucks, We play Dot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闪电站论坛 (沪ICP备14018690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