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站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155|回复: 0

EE女友长西兔子文吐槽上海赛:感受DOTA2的热情 希望能改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11 02: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EE的长文没有来,他女友的长文来了,E术就是这样不经意间影响着周围的人,闪电站小猪也是醉了。

2016年3月10日 16:11


我是Helen, “XiiTuzi” Xu, 在过去的几年中,为Ti3-5,MLG,红牛杯,南洋杯,法兰克福特锦赛等dota2赛事做兼职翻译工作。我以翻译的身份加入了上海特锦赛,但是后来却变成了兼职组织者并在之后协助解决了很多问题。下面写的东西是我的亲身经历,希望能与大家分享。说实话,我很害怕主办方因此而将我排除在未来的赛事活动之外。虽然其他赛事多少也会有些问题,但是我专门为上海特锦赛写这样的文章,因为这里面的问题实在是史无前例。
我们从邀请开始。人们总是津津乐道这个邀请制度。然而最初,我和Jack并没有在翻译的邀请名单当中(完美的工作人员可以证实)。对此我很吃惊,因为我认为自己有足够丰富的赛事翻译经验, 而Jack是纽约ESL ONE,法兰克福特锦赛和之前MDL的台前翻译,怎么可能不邀请我们?随后我们在群众的呼吁中被PW加入了邀请名单。当我收到邀请信时,上面写道所有翻译的工资是500元每天,虽然这是仅仅是我正常薪水的三分之一,但是我仍然很开心的接受了,哪怕PW不付我一分钱,哪怕我不是首批被邀请的翻译,因为我只是想参加这个盛会。

在12小时的飞行之后,我从旧金山抵达了上海并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抵达时已经是深夜,然后我发现第二天就是拍照的日子,早上7:30就要出发。我接到任务,要求我帮助西方的队伍,但是这些队伍的经理并没有提前收到相关通知。拍摄地点在一个不堵车还需要开35分的地方,而以往拍摄就在下榻的酒店进行了。要求第一个出发的队伍拒绝去那么早,然后他们就被安排在了当天晚些时候,而MVP是早上8点才走的。所有的通知都下达的非常缓慢而且错误百出,我们不得不不停的追问PW的工作人员反复确认。

小组赛经常由于技术问题而延误。有两件事我记得很清楚。一个是Secret更换了比赛房间,一个是Spirit的团队语音问题。Secret在头一天晚上调试好了对战房中除了语音之外的所有设备,但是第二天却被要求换到另一个房间比赛,因为PW搞错了对战房和转播台的对应关系。而在比赛中,Secret的语音系统出现了问题,你可以听到自己说话或者各种随机出现的诡异的声音。电脑的操作系统是中文的,西方队伍的队员要求使用英文系统,因此工作人员给重新安装了盗版的英文系统并且没有安装任何驱动程序。再然后的比赛中,没有队伍的语音系统能够正常工作。尽管如此,工作人员拒绝修复这个问题因为他说安装语音软件会破坏电脑的SSD。(他很酷但是我没有听清他的名字,所有人叫他“师傅”)
然后就是Sprit的问题,在和VG的比赛中,在暂停了20分钟之后,我走进了他们的对战房来帮他们与工作人员沟通。我了解到,他们的团队语音系统花了5个人1个小时也没有调试好,你们一定记得在Mushi采访中后台传来的巨大的争吵。这个声音来自PW的技术员(估计就是那个“师傅”),他说他不希望看到后面还会看到问题出现。虽然其他人都叫他师傅,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他根本没有解决任何问题。争吵之后,他把所有的团队经理都召集到一起开会开到晚上11点,这样他就可以摆出“我努力去解决问题了”的姿态向公众道歉。一些PW的员工希望他赶快滚蛋因为他一口一个“他女马的”。

在说到英文转播问题之前,我先给大家一些KeyTV的背景资料。KeyTV团队是由只懂中文的和只懂英文的组成,所以他们自己内部根本就没法沟通,一个人说咱们调整一下摄像镜头,而另一个人在愣了5秒之后还不知道干什么。通常都是导播下达指令,然后由翻译翻译给操作人员,这就是为什么转播效率极其低下而且混乱。

当KeyTV来到上海特锦赛,他们说,PW提供的设备是坏的所以他们带了自己的设备来,但是他们都是无线耳机。在小组赛的第一二天,KeyTV,MarsTV,PW和Valve之间就产生了冲突。KeyTV的负责人拒绝和任何MarsTV团队的人说话,所以当需要解决问题的时候,就需要PW或者Valve出门在中间传话。记住,只有中文转播(MarsTV)能在比赛中立即切换到现场镜头,所以其他语言的转播必须使用MasTV的直播信号。

所有的转播信号必须在上午9点调试完毕,然而在7:30的时候,KeyTV被告知你们不用再负责英文转播了,之后他们试图联系Vavle的工作人员,但是依然没有什么卵用。他们走的时候带走了他们的设备,一个负责人当着我们的面撕毁了一些文件(主要是英文版本的工作安排 )声称这是他们自己的东西因为是Bonnie(熊弟抬一手,这人是谁?)写的而Bonnie是为他们工作的。他们甚至强迫Bonnie跟他们一起走,但是我很高兴Bonnie顶住压力留了下来。KeyTV走后,Valve的Thad和Bruno,BTS的Bonnie,Rob和Bryan和MarsTV支援的一些人共同负责英文的转播。第二天另一个中国团队来接管,提供了更好的设备,Bonnie仍然为转播团队翻译。

小组赛后有2天的休息时间。他们通知我在主赛事前一天会有彩排,转播团队会在早上7点进场调试,转播彩排在下午3点,晚上7点综合彩排。大概下午六点的时候,他们说转播彩排还没有开始,所以你猜怎样?所有的排练都取消了。

主赛事第一天,我8:30就到了,但是没有人给我工作证,PW的工作人员把我带到内场的化妆室,我在里面等了至少2个小时。尽管还有一些其他的翻译,但是我被安排了一整天的赛后采访,而Jack被安排了一整天的主持任务。我立即招待负责制定时间表的人,告诉人应当合理的分担每个人的任务,他同意了并且做了一些修改。然而第二天(第一天的比赛凌晨2点才结束)开始没过多久,Jack告诉我PW聘用的主持要在下午5点离开,因为她还有另一份工作,所以我要在她离开时候顶上去。因为赛事严重的延时,她仅仅做了一个采访的工作就走了。我感觉非常的不舒服,还好有Jack陪我经历这些,我们都不是专业的主持, 我们不知道该怎样表现。我们把要说的话写下来,互相鼓励对方,希望我们在舞台上的表现没有失态。

对于大部分上海特锦赛的工作人员来说,主赛事第一天在凌晨3点结束之后,没有足够的车带我们回宾馆,毛子转播方和一些翻译等着车子送完第一波人之后再回来接我们。

我和Jack做的额外的工作,并不意味着所有的翻译都要去做。我们做这些只是希望能让赛事顺利的进行。虽然我们并不是为了挣外快而做这些,然而PW从来没有主动提出要给我们涨工资,是V社工作人员提出应该给我们加钱。

在赛事的第三天快结束的时候,一个PW的工作人员过来叫我宣布清场,我当时就懵逼了为啥叫我干这个?身边V社的人问谁出的主意,那个人说是Anderson(精灵)说我可以的。说实话,那天我感觉很尴尬,如果不是V社的人阻止,我就照做了,非常感谢V社的人。

然后就是舞台,舞台看起来很棒,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问题。 我记得在第一次采访Kuroky之后,灯就黑了,我穿着超高的高跟鞋,找不到楼梯也下不了舞台。Kuroky收拾好之后扶着我摸索着下楼。舞台发光的边缘是塑料的,一踩一陷,然后在主舞台的采访结束之后我就摔了一跤,两个MarsTV的熊弟拉了我一把。第四天他们居然还在上面打了蜡。我根本不懂他们到底在想什么,超级滑,超级超级滑。

主赛事第四天,只有4个有工作证的翻译能进场,这意味着工作量超级大,还要兼职主持,给中英文转播加字幕,协助转播等等。但是工作证只能保证我们进一楼,这意味着什么?我们进不了包厢,甚至不能接触到观众。我超级喜欢在人群中看比赛,我喜欢那种氛围。Jack和我用门票去看台看了Secret和Liquid的比赛,但是得走至少10分钟才能绕过去。尽管走楼梯或者电梯只要1分钟。另一个翻译,Josh甚至再也不想去了因为受够了绕来绕去。最后一天的时候,尽管我有工作证,但是连去舞台都被拦住了。那么前几天我没工作证的时候,你们干啥去了?

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这依然给每个参与其中的人上了有意义的一课。我写这篇文章只是为了与你们分享我所见到的那些问题,希望未来能够改善。我不确定Valve,PW和其他赛事主办方在我发布这篇文章之后会怎么看我,但是我觉得我做了正确的事情,对那些在上海特锦赛真正辛苦工作的人员,感谢你们对Dota2,这个我们都深深热爱的游戏的热情。最后,我想感谢V社的ThadSharon Bruno,PW的 Jasper ROC PeterZeal,MarsTV的DannyAzi Langzi Mien YuanDirector,BTS的 RobBryan,所有的英文专家,所有的翻译, 和team nannies,Steph Ryan Sean, and my buddy Jac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闪电站论坛 (沪ICP备14018690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